*All archives* |  *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天涯远不远?

“在男人们的眼中,她们都是不要脸的女人。
  ——她们不要脸,是不是只因为她们在忍受着男人的蹂躏?
  ——无论多疯狂的蹂躏,都不能不忍受,因为她们根本不能反抗,也无处逃避。这难道就是不要脸?就是无耻?
  女人们在呼喊:“你为什么不救救我们?为什么不带我们走?”
  傅红雪没有回头。
  他并不是不想救她们,可是他完全无能为力。她们的问题,本就是任何人都无法解决的。
  ——这世上只要有那些“很要脸”的男人存在,就一定会有她们这些“不要脸”的女人。”

以上文字引自古龙先生的《天涯·明月·刀》,竟还有人说古龙先生不懂女人,瞧不起女人……说这种话的人,真的有好好看过先生的文章吗?当初下这部小说时是因为在贴吧上看到有人说傅红雪在《天涯》中获得了新生,这让当时刚看完《边城浪子》的我颇为在意。当初那个执拗于复仇的少年在这里变成了怎么个模样呢?

可是读完后,心情却不可名状。语言依旧是典型的古氏用词,可隐隐却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说它只是武侠小说吧,却也不尽然。武功的描写在古龙的小说从来都是一招定胜负,极尽气氛之描写却在具体细节上惜字如墨,这便是古龙。而且《天涯》相对于先生的其他的作品而言,情节更为松散,甚至有些凌乱,可这却无法掩盖《天涯》是先生的一部杰作的光辉!

传统的武侠情节,阴谋争斗在小说中成为配角,先生着力刻画的是傅红雪心灵的成长蜕变。当傅红雪面对公子羽布下的层层蛛网时,当得知昔日并肩作战的人一个个死去时,当他也曾放弃也曾绝望得自暴自弃时,他幸亏还有周婷。

周婷,小婷,她曾是个被人践踏的妓女,却因为傅红雪找回了自己的尊严。她照顾身心濒临崩溃的傅红雪,为自己能照顾别人而感到满足。

“过了很久,她才慢慢地接道:‘我现在才知道,不管被人照顾或照顾别人,原来都是这么……这么好的事。’
  她并不是个懂得很多的女孩子,她想丁很久才想出用这个“好”字来形容自己的感觉。
  傅红雪了解她的感觉,那决不是个“好”字可以形容的,那其中还包括了满足、安全和幸福,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再寂寞孤独。”
她为了傅红雪去买酒,没钱便赊,却不曾动过傅红雪包里一丝一豪的钱,还小心地替他包好。她很普通,不会武功也不十分聪明,可她却在那样的世界里有颗最真诚的心。

小说里有一段非常生活化的描写,让我颇为感慨。

“有一天她特别高兴,因为这天是她的生日,她特别多买了些东西,还买了只近来已很难得再吃到的老母鸡,可是她回来的时候,他已走了,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酒瓶跌落在地上,跌得粉碎。她痴痴地站在床前,从白天一直站到晚上,连动都没有动。
  枕上还留着他的头发。她拈起来,包好,藏在怀里,然后就又出去买酒。
  今天是她的生日,一个人一生中能有几个生日?
  她为什么不能醉?”

如此平实的语言,并没有什么激烈的冲突,也没有打斗,简直不太像武侠小说里出现的语言。可它却出现在先生的笔下。

“——也不知为什么,她连生意都不做了。
  ——也不知为什么,她居然一个人跑去喝得大醉,却偏偏不肯让那肥猪(卖酒老板)碰她。
  她究竟是为了什么?谁知道?
  傅红雪忽然放声大喊:“我知道……我知道。”
  知道了又如何?
  知道了只有更痛苦!
  她已逃走了,可是她能逃到哪里去?最多也只能从这个泥淖逃入另一个泥淖中去。另一个更臭的泥淖!”

当傅红雪为了救新生的孩子而用他那把视为身体一部分般宝贵的刀凿墙壁时,他已然不是当初那个只知复仇的少年。他比白飞飞之流不知高出了多少倍。当看见浴血重生的傅红雪和在河边洗衣为生的小婷相聚时,我们知道他超越的又何止是仇恨?还有看见他和如意大师的那段对话后,我才知傅红雪竟深谙佛理,否则他怎能向死而生?

“如意大师双掌合十,道:‘是。’
  她果然从怀中取出个檀木小瓶,倾出几滴圣油,在傅红雪面颊和手背上轻轻摩擦,口中喃喃低诵佛号,又问道:‘你有何愿?’
  傅红雪曼声而吟:‘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
  如意大师以掌心轻拍他的头顶,道:‘好,你去。’
  傅红雪道:‘是,我去。’
  他抬起头,苍白憔悴的脸上已发出了光;不是油的光,是一种安详宁静的宝光。

“她(周婷)自己的衣襟上戴着串小小的茉莉花,这就是她惟一的奢侈享受。溪水清,她低头看着,忽然看见清的溪水中倒映出一个人。
  一个孤独的人,一柄孤独的刀。
  她的心开始跳。她抬起头就看见一张苍白的脸。
  她的心又几乎立刻要停止跳动。她已久不再奢望自己这一生中还有幸福,可是现在幸福已忽然出现在她眼前。
  他们就这样互相默默地凝视着,很久都没有开口。幸福就像是鲜花般在他们的凝视中开放。”

我想,傅红雪此后的人生也将如那串小小的茉莉花,静静吐露芬芳吧。

所以有人说这是古龙最接近纯文学作品的一部杰作,我深以为然。然而小说刚出版时,却遭到指责如潮,因为读者和媒体习惯了他的楚留香、陆小凤式的小说,这段日子是他有生以来最痛苦的日子,他说:改变和突破的不止是文风,还有他的口袋,银子没了。“这是古龙无法躲避的命运——他不可能充当一位仅仅看读者脸色写作的畅销作家。”

“它之所以又不为人们所重视,那也只是因为它是一部武侠小说,是难登大雅的武侠小说,或还得加一句,那只不过是酒色无度的古龙所写的武侠小说。”

先生已不在,还要承担多少骂名才肯罢休呢?“酒色无度”?“蔑视女人”?“乱写一气”?“文理不通”?

哈哈哈哈哈——

「天涯远不远?」
「不远!」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手脚在汗水里浸泡的要水肿了真讨厌



大地之灯

(没错,题目和正文没有关系……)


《大地之灯》,这本书从某安那借过来后过了满长一段时间才看完(虽然此速度仍旧比不上《罪与罚》啊哈哈哈|||)。

其实我并不推荐这部小说,实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我有自信地推定我周围的朋友也没多少会喜欢这种风格。

最初关于西藏的那段吸引了我的眼球,乃至到后来都是那个叫卡桑的藏族姑娘的故事比较受我青睐。一进入简生这个男主角的故事我就有点心不在焉。

白衬衫,身材修长,手指漂亮,英俊等等字眼,这些简直就是言情小说里被使用的烂熟的词语,竟然被用在这部号称严肃文学的小说里,让我还真觉得有点……微妙呢。

看序时,对它抱有过高的期望,是我不够理性。大家都是从自我的角度解读这部小说,倒也说不上谁对谁错,只是不管是郭敬明,还是那什么资深评论员安某,都把七堇年放在了一个与她不相称的过高地位,这对这个才19的姑娘并非是件好事。

必须得承认,七堇年是个相当有才华并且聪明的女孩子。书中繁复华丽精致的语言令人乍舌,空间和时间巨大的跨度对于作者来说跨越的游刃有余,可是即便如此我依然想说,这不是一部我喜欢的小说。

它成功地显示出作者文字技巧的相当纯熟,以及作者所涉猎的知识范围何其之广,而那些大段大段的景色描写所铺垫、渲染出的气氛的确非常极致,可是看久了却不免让人觉得罗嗦,反反复复。再加上男主角简生——这个性格缺陷严重的男子,却竟然能碰见两个那么好的女子,真是何何能啊。

书中对话文艺到让我觉得甚至有点无味。平日里哪会有人那样说话,会在被人询问过的怎样时回答“一切尚可”吗?会有人写个便条都文绉绉地说“此番来是……”吗?一瞬间我甚至有种穿越到古代小说去的错觉。

某安说,人家就那风格,也没什么奇怪的。我只是想笑,文学不是来源于现实吗?如果你说这部是严肃文学,那就请严肃的反映现实吧。

另外,我还想问一句,这部小说它到底想表达什么?如果说我从西藏的那段描写里还能看到深意的话,那之后关于简生和淮错位的感情,辛和对简生的巨大包容,就是为了表现女性的善良?也许是我还没看懂这小说,但我已不想看第二遍。

说实话,看《大地之灯》时,我丝毫也没有看《西诀》时所产生的共鸣和震动。如果要我推荐的话,我一定会选《西诀》。

补课

 

总是有一堆堆的东西要补,喜欢关掉电脑,静静地在书桌前看书的时光。很多人都说现在读书太功利性,都够怡然自得,只为兴趣而读的时候少之又少。——我很庆幸自己读书依然很快乐,虽然有时也的确带着某种目的,不过更多的时候只是为了内心的需要。

 

最近的更新很没诚意哈哈,因为近来有些许混乱,说不清是什么,但是总的来说感觉并不坏。那么先来说说最近补了什么好了。


1、《天以后》(村上春树著)

之前桃子就有问过我要不要看,默默地留了个心眼。最近终于把书看完了。

 

村上的作品,之前只看过《挪威的森林》,初中时候读的,如今留下的回忆很难说有多深刻,所以我不敢说自己对村上的书能领会到什么样的程度。

 

而《天以后》这部据我所知是村上比较近的小说。没看过他更多的作品,所以也不存在与之前相比如何如何的情况。

 

村上的文笔非常流畅,这是当然的,其一是他本人文笔好,另外也是林少华先生翻译的妙。自从学了日语以后,就对这些翻译的前辈们产生了敬意和特别的关注,不过这就是题外话了……

 

女主角玛丽是个让人喜欢的角色。生活在姐姐的光环下,抱着想要姐姐更要好的心情,可是却仍不知所措。慕着姐姐,却不知姐姐反而更慕她。两个人流着相同的血液,心灵却彼此隔离,即使她们都想靠近彼此。

 

姐姐陷入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沉睡中,似要以这沉睡逃避着不可见的暴力伤害,以这沉睡保护自己,伤口却在流着看不见的血。
我们无从得知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在村上流畅的笔触下构建的虚幻空间里,姐姐的经历让我们迷惘。

 

而另一边现实中的妹妹离开家独自在暗的街道停留,遇见了一些人一些事。她同情那个中国女子,帮助她,她说她希望能和那个中国女子交朋友,她能感觉到那个中国女子身上的痛苦,仿佛那痛苦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可是她明白她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同时她也忽然想起自己和姐姐已经很久没有像姐妹那样相处了,想起她们唯一一次心灵相通的时候,她忽然非常想回家看到姐姐,即使姐姐仍在沉睡。

 

那个中国女子,受到显见的暴力伤害,而另一边姐姐在虚幻的世界里也承受着某种不可知的伤害。我如此愚钝,至今仍不不清楚姐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笼罩在光环下的美丽姐姐,心里却是异常空虚、无助。她曾抱着害怕地颤抖的妹妹,在坏掉的电梯里不断地说别怕,我在这,会好的之类的话,虽然心里也怕的要死,可是却坚定了保护妹妹的决心——可是自那以后两个人却渐行渐远。

 

合上书,心中一片混沌。代表恶的白川之后会怎样?这个看似普通的男人体内却流着另一种不同与杀人放火的邪恶的血,一种看似无害实则更可怕的恶,令人不寒而栗。还有姐姐,她到底怎么了?那个重复着“你以为你做的很巧妙,其实我们都看见了,你逃不掉的”的中国男子虽然也是一种恶,但我倒希望他对白川以恶制恶下=,。=

 

村上自如地在现实空间和虚拟世界来回穿梭。起初我还没反应过来(愚钝啊),后来觉得这种写法真是高明。要我从什么专业的角度讲他的写法、书的结构啊,里面表达的精神内核什么的,我做不到……这是部需要不断思考的小说,需要不断地叩问自己。

 


这个世界在很多不为人知的角落,也正发生着那种隐藏的、看不见的恶。那些如白川那样看似平常,其实因社会、家庭等等的种种压力心灵深处发生了扭曲的普通人,很难说将来我们中会没人变成那样……能够守住自己心灵的人,是勇者。

 

2、《西诀》(笛安著)

这是部年轻人写的小说,可是笔法非常老练地道。虽然是郭X明工作室推出的作品,而我本人又十分不待见郭X明,但这并不意味着这部小说就是所谓的80后作家写的什么青春伤痛小说(当然我对那些也相当不待见),可以说这部小说并没有什么如今世面上的某些小说那样的矫情文字,更不是非主流式的无病呻吟,也没有冗长的故意耀自己文笔似的无谓的环境渲染。

 

我一个下午就看完了它。故事非常顺,读起来有一种畅快感。要我三言两语概括的话,那么《西诀》是部好看的小说。虽然我觉得吧,像它封面上有评论说是它部“严肃文学”的话,还是过了点。但它终究有跳出所谓80后作家写出的东西的窠臼,并且不同程度上引起了我内心的共鸣,可以称之为部好小说。

 

当看到一群同学在偌大的公共教室里力挺“我”那个的受尽排挤和磨难但才华横溢的小叔,教室里回荡着“郑——老师——郑——老师——”的喊声时,心中猛地被灌满了一种奇妙的情感……那或许是对自己苍白青春的怀念,或许是对青春的追想和曾经的希冀。

 

 

还有在看到“我”的大伯葬礼后,妹妹南音煮汤圆煮糊了说反正跟大伯痴呆后吃的糊差不多,笑着想叫他来吃时,忽然愣在那,意识到大伯已经不在时……我忽然无法控制地流泪,为什么……是不是我们都以为失去亲人后自己可以很快的坚强起来,可是不经意间才意识到,他们真的不在了……真的即使你回头去寻找也绝对找不到他们……那些曾经的笑脸绝不可能再看到第二次……

 

我明白的,真的,其实我一点也不坚强,我只是不去想,不去想他们的存在已经消失,不去想我回到那些老房子里却闻不到他们的气息,看不到他们的面容……我努力去抑制,努力把眼泪逼回去,因为我早就过了放声大哭的年纪。

 

还有妹妹南音,起初对她无甚好感,渐渐地,越发觉得她那奋不顾身的热烈和七七如此相似,也让我想起珈蓝(大花!?)……之前被端木X抢走她所爱之人时,主角“我”失落地认为,自己这个为爱勇敢的女孩子竟输给了那样懂得技巧的女人,或许这个世界现在都是以技巧取胜,而对那些满腔热血勇往直前的单纯的人投以不屑的态度。

 

然而妹妹终于还是赢回来了,爱和勇气永不败。

 

那么我的珈蓝,你会不会赢呢?

 

或许正是因为是如此的我,所以才会产生那样的共鸣。不去经历的事,的确很难理解。

 
所以我知道其实写小说是件无比困难又无比自讨苦吃的差事,想让人和你共鸣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即使心里不甘心,非常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阅历太少了。虽然被否定这种事也是经常的,不管是被别人还是被自己否定,都不是件愉快的事,可是总要这样摔摔打打才会进步——即使明知这样那样的批评的话都是为自己好,可是内心就是会将它不断放大到吞没自己的程度,以至脱离了批评的初衷。

 

我知道这样不对,也在试着努力让自己变强。所以请给我点时间,让我发泄一下。

 

 

闲(?)时反而不爱更新……


如果上天给我一个重来的机会……我才不要开网店卖东西!!开了才知道发布商品、去宣传发帖、与买家交流什么的……原来这么麻烦![你反应迟钝啊同学]

还不是因为自己不想只靠父母的钱去那些许多许多想要做的事嘛——去北京,买单反,买书等等,做什么事都得要钱。

虽然明白卖掉那些不再需要的东西,也赚不了什么大钱,可是这么做了。虽然真选的衣服被人预定时,心里有些失落。我知道我最终还是舍不得,潇洒地说什么反正不会再出了,还不如卖给需要的人……可是摸着真选的制服,竟然会不舍得松手。

拜拜了,真选。
拜拜了,银魂。
我知道终有说再见的时候,却没想到这么快。

嘛,希望买它的人好好对待它。虽然它已经有点旧了。





时隔半年之久才继续把永生原作后面的补到第五卷(?)……我知道自己应该被殴打至冥王星……不过我还是要说……太赞了!!

因为种种原因当时没有全部看完,其实挺后悔的,望天。这回把前面有ENNIS的情节也重温了一遍,觉得也许对她的认识更加深了?至于后面的情节如何精彩,我简直想逢人推荐!可是用脚指头想都能猜到那些混蛋会怎么拒绝我,肯定张口闭口“我好忙啊 ”“游戏都没时间哪有时间看小说啊”之类的理由……哎,不强求了。

其实最初看时还有点失望,也许是不习惯西式的叙述手法(总感觉成田的叙事手法并不和式)开始总有点看不进去……不过幸好我终于习惯了!终于看到了精彩的地方!!那么多人物,那么多条线索,纠缠在一起,成田良悟先生都能如此自如地抽丝剥茧,不急不缓地讲述这些故事,这是怎样一种驾驭文字的笔力才能把握这样的故事啊……我总是对这样的剧情派敬佩的不行,何况成田先生还是个年轻人(应该是吧?)。

越来越喜欢克雷亚了……那段他对杀手这个职业的观点表述让他突然在其他杀手面前鹤立鸡群起来——

“什么是骄做?什么是尊严?像你和我这样的杀手居然谈这些,好笑,真是好笑!”

“从你把杀人当成一种职业的那一天开始,骄傲那种东西就已经离我们而去了!醒醒吧!哪怕你只杀了一个人,就已经成为社会的败类了!这是战场吗?你杀人会得到勋章吗?啊,我是最强的。要是杀了‘葡萄酒’的话想必名声会提高吧?但是,也仅仅是如此吧?背叛的话信用就会降低了?这种东西从最开始就不存在。杀手就是杀手,相信那些东西的家伙是不存在的。”

不仅是这些话,还有很多段落我都很喜欢:吸毒者罗伊和女友之间质朴深刻的感情让我为之触动,我总是能被罗伊那种原本很懦弱,为了自己爱的人或者爱的世界变得异乎寻常的勇敢的人感动,那份勇气是多么可敬。还有克斯大哥和妻子凯特之间的感情,还有……EVA和LUCK那段也好棒。

感谢推荐永生给我看的朋友们,感谢成田先生。


史实与小说,武术与武侠

闲来无事,百度了一下中国武术史,有些内容还满有趣。可惜介绍的过于简略,有机会能找到书看就好了。

我爱武侠,更想知道历史上真实的武林,那些远去的武风,那些湮没的豪气,通过这些文字,小小的安慰一下。





明朝首次出现“内家”武当派与“外家”少林派之武术派别。

张三丰,传说其丰姿魁伟﹐大耳圆目﹐须髯如戟。无论寒暑﹐只一衲一蓑﹐一餐能食升斗﹐或数日一食﹐或数月不食﹐事能前知。游止无恒。居宝鸡金台观时﹐曾死而复活﹐道徒称其为“阳神出游”。入明﹐自称“大元遗老”。时隐时现﹐行踪莫测。洪武二十四年(1391)朝廷觅之不得。永乐年间﹐成祖遣使屡访皆不遇。天顺三年(1459年)诏封通微显化真人。

倚天屠龙记》中张三丰的七个徒弟从大到小顺序分别是:宋远桥、俞莲舟、俞岱岩、张松溪、张翠山、殷梨亭、莫声谷。张三丰有七个比较有名的徒弟,从宋远桥到莫声谷,都是张三丰所起。只是六侠殷梨亭原型为殷利亨,金庸认为这个名字“与其余六人意境不合,故取其型近字改成梨亭”。故事情节都是伪造的,而且这七人都是有道之士,以修养生息,参悟道法为主,就连太极拳也不是真正用来打架的。 全真七子确有,是金朝末年人,当时的天下不太平,北有正一道南有全真道。还有太乙等小道派,都是学两着防身,因此武力较七侠强。

【咳咳,敢情五侠都比不上全真七子XD】

明代流传的拳法有:宋太祖三十二势长拳、六步拳、猴拳、温家七十二行拳、三十六合锁、二十四弃探马、八闪番、十二短、吕红八下、锦张乔石新技术开发区、巴子拳等。


嘉靖间,当朝著名武术大家张松溪(看到这名字忍不住微笑)、单思南、王征南等以擅内家拳著名。


武当派“太和门”定型于中国道教名山——湖北均州武当山并选址“真庆宫”。

武当派“太和门”祖师邓坤伦首创“五毒殛手”与“神化五毒”特绝秘技。

【不知和五毒教有没有关系XD】

公元1561年(嘉靖四十年)
当朝著名军事家俞大猷至嵩山少林寺,观寺僧练棍,并选二僧随军军学习实用棍法三年。

【关于这点,我在央视十套看了详细介绍,十套真乃好物。】


公元1624年(天启四年)
天台山紫凝道人假托佛教祖师达摩编著《易筋经》。

【易筋经……竟然是道士写的……情何以堪……】

当朝著名武术大家“独臂神尼”创编内家拳法——“百花手”。

【这……独臂神尼OTZ阿九……喷了……】




清初
当朝著名武术大家王朗创编“螳螂拳”

【对不起我又喷了……瞬间想起王晶那只大螳螂XD】

1841年(道光二十一年)
广州名拳师颜浩长、韦绍光率众手持长矛、大刀、棍、靶等在三元里攻打入侵英军,并令侵略者败逃。

【三元里巷战近代史里就学过,没想到竟然是拳师走了侵略者,赞一个!】

1881年(光绪七年)
武当派“太和门”第十代掌门、盛名于当朝南北方十七省之“独行大侠”邓钟山老先生,因清王朝重臣、东阁大学士兼两江总督左宗棠重金相邀,由武当山“真庆宫”来江宁府传艺,并收两江总督署大将军李贵为“太和门”第十一代掌门(传授该门派“四大功种”等)。

【……我该说什么好?!左宗棠……我一向对他很有好感XD】

“八国联军”入侵中国。全国各地精通武艺之爱国人士纷纷运用自身所具备的功夫抗拒入侵者。

【豪气干云的血性中国人!!!】

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
中国江南地区举行首届学生运动会,共有来自苏、浙、皖、沪等省的86个学校参赛;其运动会开设武术搏击等运动项目。

【竟然还查到这个=_,=奥运会也加上武术比赛啊混蛋】

1910年(宣统二年)
上海都督陈世美【同学你取啥名字不好偏偏……】向孙中山先生极力举荐广东中山县尹锐志、尹维俊姐妹作为其保镖。“尹氏姐妹”在众人面前显露“五毒殛手”后即为孙中山先生所信任并将其聘为贴身保镖(此为孙中山先生唯一聘用的两位贴身保镖)。

【原来孙文先生的保镖竟然是女的……不晓得宋庆龄会不会吃醋XD】

社会名流陈公哲等人支持武术大家霍元甲在上海创办“精武体操学校”。三个月后,霍元甲因病逝世。

【霍霍霍霍霍……出现了!】

“尹氏姐妹”凭借自身武艺精华保护孙中山由沪抵宁并数十次挫败清廷数十次所遣刺客前来刺杀民国大总统孙中山先生的阴谋计划。

【这对姐妹相当强大!!】

1923年
马良、唐豪、许禹生等一批热衷于中华传统武术推广之人士联合发起,并在上海举办“中华全国武术运动会”。来自京、津、沪等众多省市的近30个武术社团组织数百名选手到会参赛并演示各武术流派之传统武术技艺。

【哎,生不逢时,我没机会看到啊T T】

1927年
武当“太和门”第十二代掌门李松如先生显示“神化五毒”——在南京上新河面粉厂一招殛敌即令五名拦路抢劫且有血债之土匪当场丧命。

【这这这……武当!我爱武当!】








プロフィール

二少

Author:二少
★ ★ ★

……嗯……大家一起加油。


正在加载




★ ★ ★

ブロとも一覧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