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  *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风雪漫中州,江湖无故人,且饮一杯酒,天涯洒泪行。

沈浪的冷漠,熊猫儿的粗犷。王怜花的乖戾,金无望的容貌,她从未真正放在心上。她为男儿的热血赞叹,她为朋友的侠义感动,她为人与人之间的宽容共鸣,这一个个豪杰男子,这浩浩江湖,朱七七识得、懂得、敬得,惜得,与之为伴侣,与之为良友。这是风情的相惜与对味,是有关性别却又无关性别的独一无二、举世无双的缘分。他们相处着,相知着或是相爱着,时光在习惯中流淌着,王怜花在沈浪眼中不是俊美异常,沈浪在王怜花眼中亦不剑眉星目,至于朱七七,也许,其实他们早就已经习惯,那一双双眼睛里所描述的,决不是我们为了比美而从书中挑选的类似美绝人寰的形容。

宛平(作者)想,此正谓之,得友不在貌,得爱不在貌,承恩不在貌。

以上摘自一位叫宛平的同好写的文,来自武林外史贴吧。

七七……七七……我竟然会如此的爱这个古龙笔下的最可爱的女子……这个用沈浪的话来说,那刁蛮、任性、顽皮、倔强、最可爱,也最可恨的朱七七,那明朗、爽快、骄做,但有时又温柔如水的朱七七。

  那可怜、可恨、又不知有多可爱的朱七七。


想要凭自己这点微弱的声音和笨拙的文笔述说自己对武林的爱,可是有点有心无力呢。所以先把我欣赏的评论转载过来。
等到自己想好该怎么写的时候……再来补完这篇日志OT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笑笑傲傲

★这叫书评?呵呵也就是一读后感。
★在下恶补武侠中,抱拳。
★欢迎同好交流XD
★后半段涉及小说剧透...在补课的同学还是先看原作吧 ...

令狐冲当情意紧缠在岳灵珊身上之时,
是不得自由的。只有到了青纱帐外的大路上,他和盈盈同处大车之中,对岳灵珊的痴情终于消失了,他才得到心灵上的解脱。

盈盈的爱情得到圆满,她是心满意足的,令狐冲的自由却又被锁住了。
【此乃金大侠的后记。最后一句,在下不敢苟同。自由不会被爱情锁住的,两人相爱本就是心中自然而然的情所致,纵然会为情或哀或喜,但这并不是束缚了自由,因为你哀不哀你喜不喜是自己的自由。没有什么能锁住心的自由,除非你自己的心放不开。那是自己咎由自取,怪不得情。

正如后记所说,令狐冲确实直到书快要结束时才真正把心放在盈盈身上。之前对盈盈,他是感其对自己的恩义之重,所以为了她纵使付出性命也可。可是这不是爱情,想必盈盈也为此暗自伤心了许久,可是又能怎样呢?谁叫盈盈先爱上了令狐冲呢?再者,她自己也是江湖儿女,面皮又薄,纵然失意也绝不会表现于人前。

那么岳灵珊呢?
她到底把令狐冲置于何地?虽口中说什么只当他是大哥哥,可是看她在前书中对令狐冲种种暧昧,喜爱之情溢于言表。何以就在令狐冲面壁期间短短的时间内就移情于林平之呢?那她于令狐冲这青梅竹马的十几年感情又当作什么呢?

后来令狐冲遇见了盈盈,可令狐冲仍无法忘记小师妹的。她是他心底的伤,甜蜜又哀伤。即使她已经不爱令狐冲,甚至怀疑他伤害他,可他仍忍不住想念她,保护她。虽然这点上我挺反感令狐冲心底的某个角落仍旧有岳灵珊的影子,不过也正是因为令狐冲的痴情,盈盈才会对他动心,这种因缘关系,呵呵。

不过呢,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的事情越来越多,与盈盈的相处和与小师妹关系的恶化,在令狐冲的心里,小师妹的影子也越来越淡,直至二人暗自保护岳灵珊夫妇,在河边谈心时——

[盈盈道:“你在想甚么?”令狐冲将适才心中所想说了出来。盈盈反转左手,握住了
他右手,说道:“冲哥,我真是快活。”令狐冲道:“我也是一样。”盈盈道:“你率领群豪攻打少林寺,我虽然感激,可也没此刻欢喜。倘若我是你的好朋友,陷身少林中,你为了江湖上的义气,也会奋不顾身前来救我。可是这时候你只想到我,没想到你小师妹……”]

此时此刻,令狐冲心里只有她,只想和她到一个远离江湖的地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起初令狐冲是感激她,现在他真的爱她。

说起来,金大侠所写的情侣中,我果然最喜欢这对。

看书中冲盈二人的描写的时候,好几此产生了当年看电视剧时,那种酸酸涩涩又甜甜,心脏都在轻微抽搐的感觉,仿佛是我在谈恋爱似的哈哈。

可是现实生活中却是没碰见这种情况。】

虽然说起笑傲有很多话,可是我只选情来说。个人偏好,请见谅。




那么来截取些我喜欢的片断~
但便在此时,胸中一股倔强之气,勃然而兴,心道:“大丈夫不能自立于天地之间,
腼颜向别派托庇求生,算甚么英雄好汉?江湖上千千万万人要杀我,就让他们来杀好了。师父不要我,将我逐出了华山派,我便独来独往,却又怎地?”言念及此,不由得热血上涌,口中干渴,只想喝他几十碗烈酒,甚么生死门派,尽数置之脑后,霎时之间,连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岳灵珊,也变得如同陌路人一般。


这些日子来,虽然时时想到盈盈,但每次念及,总是想到要报她相待之恩,要助她脱却牢狱之灾,要在江湖上大肆宣扬,是自己对她倾心,并非她对己有意,免得江湖豪士讥嘲于她,令她尴尬羞惭。每当盈盈的倩影在脑海中出现之时,心中却并不感到喜悦
不胜之情、温馨无限之意,和他想到小师妹岳灵珊时缠绵温柔的心意,大不相同,对于盈盈,内心深处竟似乎有些惧怕。他和盈盈初遇,一直当她是个年老婆婆,心中对她有七分尊敬,三分感激;其后见她举手杀人,指挥群豪,尊敬之中不免掺杂了几分惧怕,直至得知她对自己颇有情意,这几分厌憎之心才渐渐淡了,及后得悉她为自己舍身少林,那更是深深感激。然而感激之意虽深,却并无亲近之念,只盼能报答她的恩情;听到任我行说自己是他女婿,心底竟然颇感为难。这时见到她的丽色,只觉和她相距极远极远。


令狐冲内心一阵惭愧,在他心中,确然总是对她有一层隔膜,说道:“是我说错了,自今而后,我要死心塌地的对你好。”这句话一出口,不禁想道:“小师妹呢?小师妹?难道我从此忘了小师妹?”盈盈眼光中闪出喜悦的光芒,道:“冲哥,你这是真心话呢,还是哄我?”令狐冲当此之时,再也不自计及对岳灵珊铭心刻骨的相思,全心全意的道:“我若是哄你,教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盈盈的左手慢慢翻转,也将令狐冲的手握住了,只觉一生之中,实以这一刻光阴最是难得,全身都暖烘烘地,一颗心却又如在云端飘浮,但愿天长地久,水恒如此。


令狐冲道:“你怕我油嘴滑舌,这一辈子你给我煮饭,菜里不放猪油豆油。”盈盈微笑道:“我可不会煮饭,连烤青蛙也烤焦了。”令狐冲想起那日二人在荒郊溪畔烤蛙,只觉此时此刻,又回到了当日的情景,心中满
是缠绵之意。


令狐冲叹道:“你跟着我没甚么好处,这油嘴滑舌的本事,倒也长进了三分。”盈盈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一生下地,日月神教中人人便当她公主一般,谁也不敢违拗她半点,待得年纪愈长,更是颐指气使,要怎么便怎么,从无一人敢和她说一句笑话。此刻和令狐冲如此笑谑,当真是生平从无此乐。



东方不败道:“莲弟喜欢干甚么,我便得给他办到。当世就只他一人真正待我好,我也只待他一个好。童大哥,咱们一向是过命的交情,不过你不应该得罪我的莲弟啊。”

【什么叫世上只有他对你一人好?且不说此二人恋情畸形,就算不是同性恋是正常恋爱,也不至于认定只有那一人是对自己好,过命的兄弟朋友又算什么呢?东方不败啊东方不败,竟然练就盖世神功后性情变成如此?想他当年也是驰骋江湖,和众兄弟高歌畅饮,如今却只认定姓杨的对他好。】


东方不败摇头道:“你不是胡涂,是对我义气深重。我十一岁上就识得你了。那时我
家境贫寒,全蒙你多年救济。我父母故世后无以为葬,丧事也是你代为料理的。”童百熊左手一摆,道:“过去之事,提来干么?”东方不败叹道:“那可不得不提。童大哥,做兄弟的不是没良心,不顾旧日恩情,只怪你得罪了我莲弟。他要取你性命,我这叫做无法可施。”童百熊大叫:“罢了,罢了!”


【你这就是良心被狗吃了。
童老哥啊,当年那个和你称兄道弟的东方不败已经死了。】


不多时,又有一批人入殿参见,向他跪拜时,任我行便不再站起,只点了点头。令狐
冲这时已退到殿口,与教主的座位相距已遥,灯光又暗,远远望去,任我行的容貌已颇为朦胧,心下忽想:“坐在这位子上的,是任我行还是东方不败,却有甚么分别?”

【是啊,又有什么分别呢?】

盈盈凄然一笑,道
:“信得过。”隔了一会,幽幽的道:“只是我觉得,一个人武功越练越高,在武林中名气越来越大,往往性子会变。他自己并不知道,可是种种事情,总是和从前不同了。东方叔叔是这样,我担心爹爹,说不定也会这样。”
【是了,何止是武功,很多东西到了超越常人的时候,人就很容易变。东方不败就算不练葵花宝典,手握生杀大权难保不向另一种变态发展】



令狐冲转过身来,见是仪琳。她走上前来,
轻声道:“我问你一句话,成不成?”令狐冲微笑道:“当然成啊,甚么事?”仪琳道:“到底你喜欢任大小姐多些,还是喜欢你那个姓岳的小师妹多些?”

【当真是连令狐冲自己都难以回答的问题,哎。】


令狐冲哈哈一笑,道:“我为甚么要哭?令狐冲是个无行浪子,为师父师娘所不齿,
早给逐出了师门。小师妹怎会……怎会……哈哈,哈哈!”纵声大笑,发足往山道上奔去
。这一番奔驰,直奔出二十余里,到了一处荒无人迹的所在,只觉悲从中来,不可抑制,扑在地下,放声大哭。哭了好一会,心中才稍感舒畅,寻思:“我这时回去,双目红肿,若教仪和她们见了,不免笑话于我,不如晚上再回去罢。”但转念又想:“我久出不归,她们定然担心。大丈夫要哭便哭,要笑便笑。令狐冲苦恋岳灵珊,天下知闻。她弃我有若敝屣,我若不伤心,反倒是矫情作假了。”

【大丈夫的真性情,这便是令狐冲。】


令狐冲又叹了口气,道:“听林师弟的语气,对我颇有疑忌之心。我虽好意援手,只怕更伤了他夫妻间的和气。”盈盈道:“这是其一。你心中另有顾虑,生怕令我不快,是不是?”令狐冲点了点头,伸出手去握住她左手,只觉她手掌甚凉,柔声道:“盈盈,在这世上,我只有你一人,倘若你我之间也生了甚么嫌隙,那做人还有甚么意味?”盈盈缓缓将头倚了过去,靠在他肩头上,说道:“你心中既这样想,你我之间,又怎会生甚么嫌隙?事不宜迟,咱们就追前去,别要为了避甚么嫌疑,致贻终生之恨。”


盈盈忍不住好笑,当下在骡车之后,将老农妇的衫裙罩在衣衫之上,又将包头包在自己头顶,双手在道旁抓些泥尘,抹在自己脸上,这才帮着令狐冲换上老农的衣衫。令狐冲和她脸颊相距不过数寸,但觉她吹气如兰,不由得心中一荡,便想伸手搂住她亲上一亲,只是想到她为人极是端严,半点亵渎不得,要是冒犯了她,惹她生气,有何后果,那可难以料想,当即收摄心神,一动也不敢动。




老公公道:“那一晚屋里半两肉也没有,只好到隔壁人家偷一只鸡杀
了,拿到你家来喂你的狗。那只狗叫甚么名字啊?”老婆婆道:“叫大花。”

【不行了喷死我了……大花啊哈哈哈哈……大花你情何以堪呀哈哈】


盈盈轻声问道:“冲哥,你睡着了吗?”令狐冲道:“我睡着了,我正在做梦。”盈
盈道:“你在做甚么梦?”令狐冲道:“我梦见带了一大块牛肉,摸到木崖上,去喂你家的狗。”盈盈笑道:“你人不正经,做的梦也不正经。”
两人并肩坐在车中,望着湖水。令狐冲伸过右手,按在盈盈左手的手背上。盈盈的手微微一颤,却不缩回。令狐冲心想:“若得永远如此,不再见到武林中的腥风血雨,便是叫我做神仙,也没这般快活。”
盈盈道:“你在想甚么?”令狐冲将适才心中所想说了出来。盈盈反转左手,握住了
他右手,说道:“冲哥,我真是快活。”令狐冲道:“我也是一样。”盈盈道:“你率领群豪攻打少林寺,我虽然感激,可也没此刻欢喜。倘若我是你的好朋友,陷身少林寺中,你为了江湖上的义气,也会奋不顾身前来救我。可是这时候你只想到我,没想到你小师妹……”她提到“你小师妹”四字,令狐冲全身一震,脱口而出:“啊哟,咱们快些去!”盈盈轻轻的道:“直到此刻我才相信,在你心中,你终于是念着我多些,念着你小师妹少些。”

【盈盈可苦了你了……】



林平之又是一声冷笑,说道:“令狐冲
虽然奸猾,但比起你爹爹来,可又差得远了。再说,他的剑法乱七八糟,怎能和我家的辟邪剑法相比?在封禅台侧比武,他连你也比不过,在你剑底受了重伤,哼哼,又怎能和我家的辟邪剑法相比?”岳灵珊低声道:“他是故意让我的。”林平之冷笑道:“他对你的情义可深着哪!”这句话盈盈倘若早一日听见,虽然早知令狐冲比剑时故意容让,仍会恼怒之极,可是今宵两人良夜同车,湖畔清谈,已然心意相照,她心中反而感到一阵甜意:“他从前确是对你很好,可是现下却待我好得多了。这可怪不得他,不是他对你变心,实在是你欺侮得他太也狠了。”

【也是到了此刻才真正明白令狐冲的心意。】



盈盈听到这里,心中说不出的欢喜,真盼立时便能搂住了岳夫人,好好感谢她一番,
心想不枉你将冲郎从小抚养长大,华山全派,只有你一人,才真正明白他的为人;又想单凭她这几句话,他日若有机缘,便须好好报答她才是。

【岳夫人真乃女中豪杰,又是慈母一个,可惜啊可惜。】


刹那之间,令狐冲心中充满了幸福之感,知道自己为岳灵珊惨死而晕了过去,盈盈将
自己救到这山洞中,心中突然又是一阵难过,但逐渐逐渐,从盈盈的眼神中感到了无比温馨。两人脉脉相对,良久无语。



令狐冲心下暗感歉仄,说道:“盈盈,我对小师妹始终不能忘情,盼你不要见怪。”盈
盈道:“我自然不会怪你。如果你当真是个浮滑男子,负心薄幸,我也不会这样看重你了
。”


令狐冲知道山谷东南有许多野桃树,其时桃实已熟,当下分草拂树,行出八九里,来
到野桃树下,纵身摘了两枚桃子,二次纵起时又摘了三枚。眼见桃子已然熟透,树下已掉了不少,数日间便会尽数自落,在地下烂掉,当下一口气摘了数十枚,心想:“我和盈盈吃了桃子之后,将桃核种在山谷四周,数年后桃树成长,翠谷中桃花灿烂,那可多美?”忽然间想起了桃谷六仙:“这山谷四周种满桃树,岂不成为桃谷?我和盈盈岂不变成了桃谷二仙?日后我和她生下六个儿子,那不是小桃谷六仙?那小桃谷六仙倘若便如那老桃谷六仙一般,说话缠夹不清,岂不糟糕?”

【哈哈二人还未成亲,令狐冲就开始设想起以后的生活了XD】



岳不群数招不胜,出剑更快,令狐冲打起精神,与之周旋。初时他尚想倘若败在师父
手下,自己死了固不足惜,但盈盈也必为他所杀,而且盈盈出言伤他,死前定遭惨酷折磨,是以奋力酣斗,一番心意,全是为了回护盈盈。

【总算没有辜负盈盈啊小冲冲~你可知当你心中有她时,她是多么欢喜。】

令狐冲心中一酸,泪水滚滚而下,哽咽道:“弟子……我……我……”岳夫人道:“
他不当你是弟子,我却仍旧当你是弟子。只要你喜欢,我仍然是你师娘。”令狐冲心中感激,拜伏在地,叫道:“师娘!师娘!”

【慈母T T】



令狐冲心想:“令狐冲这一生可交了婆婆运,先前将盈盈错认作是婆婆,现下又给仪
琳错认是婆婆。我叫了人家几百声婆婆,现在她叫还我几声,算是好人有好报。”

【哈哈小冲冲性格可爱之极XD】

令狐冲和盈盈相对苦笑,说话固不能说,连手势也不能打。令狐冲凝望着她,其时朝
阳初升,日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桌上的红烛兀自未熄,不住晃动,轻烟的影子飘过盈盈皓如白玉的脸,更丽色。只见她眼光射向抛在地下的剃刀,转向板凳上放着的药瓶和绷带,脸上露出嘲弄之意,显然在取笑他:“好险,好险!”但立即眼光转开,低垂下来,脸上罩了一层红晕,知道这种事固然不能说,连想也不能想。
令狐冲见到她娇羞无邪,似乎是做了一件大害羞事而给自己捉到一般,不禁心中一荡,不由自禁的想:“倘若我此刻身得自由,我要过去抱她一抱,亲她一亲。”

【你们俩快点结婚啊混蛋!!】


两人相隔丈许,四目交视,忽然间心意相通,实已不必再说一句话,反正于对方的情意全然明白。娶不娶仪琳无关紧要,是和尚是太监无关紧要。两人死也好,活也好,既已有了两心如一的此刻,便已心满意足,眼前这一刻便是天长地久,纵然天崩地裂,这一刻也已拿不去、销不掉了。

【二人此时的感情已到心意相通的程度,任谁也无法分开。真是让俺好生慕T T江湖儿女的感情……多么难得。何况二人又是如此艰难地走在了一起。】



余人纷纷取出兵刃,围在盈盈身周。盈盈眼见大限已到,目不转睛的瞧着令狐冲,想着这些日子来和他同过的甜蜜时光,嘴边现出了温柔微笑。

【便是此时死了,盈盈也不会后悔。】



说着伸手过去,扣住令狐冲的手腕,叹道:“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终身和一只大
马猴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说着嫣然一笑,娇柔无限。





不是没有爱,只是倦了累了想休息了。

几次说要去裁缝那,都没去成功,到最后干脆放弃。

COS对我来说,其实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玩COS的心情和朋友们。所以我不想玩的时候我便去休息,就是这样。

ENNIS,年底无法相见,待明年春暖花开我们再相会。

曾经听我说要出ENNIS而期待的朋友们,对不住了。

何?

11月X日

1、电脑显示器给我在关键时刻罢工了=皿=|||无奈只能搬下去修,虽说我的小台式非常重,但上午在桃子一力挑战笨重台式,下午WQ友情帮忙的前提下,我的显示器终于修好了。

但是关键不是这个。

关键是——

桃子得知下午我也没能搬动显示器而是WQ帮忙的时候,一向治愈系温柔又可爱的桃子盯着我半天终于蹦出一句话——

“……你这个废柴!”

…………………………
我说什么好啊说什么好啊?!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啊啊……

→从此句句不离废柴的某卡

2。离考试不过十余天,可是心里却觉得一片茫然。

……茫然个毛毛啊!
我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
……拜托给我点运气合格吧!


11月28日

似乎最近总算想明白了一件事。想通的太迟了,大花早就说过的。可是对我来说总是得经过无数的碰壁失望纠结才能想通。果然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啊。

被无形的结界弹回来。是的的确是有结界的。无法接近的话,果然只能收起满腔热情,默默地退在一边吧。

虽然非常遗憾,可是这的确是无法逾越的结界。不是说不是朋友,而是无法成为我想像中的朋友。

绞尽脑汁搜肠刮肚都想不出话来,还是沉默吧。

人家有人家的世界,像我这样一个通过网络相识的人,怕是多的数不过来吧。所以要把握好自己的分量啊某卡。

波长合不合果然是个大问题。


十二月六日-十二月七日

为什么自己总是这样呢?

以前也好,现在也是。以前是高考,现在是一级。面临这样所谓的大考,丝毫不紧张,注意力也无法集中。没有战斗的感觉,那种“便来战啊!”的豪迈和激情我何时才能获得?

“我本来可以做的更好的”这种话我不想再说这种话了。


目标什么的,并不是什么好东西。本以为可以朝着一个目标奋不顾身的努力就好了,却被人当头棒喝,以为是那么天真的东西吗?以为做得到就做得到吗?

专职翻译?老师?

为什么我要学语言呢?这么麻烦的东西,即使像准备一级那样天天自习背书做题就能实现目标么?我没有那个自信。

手足无措像个傻瓜一样站在教室里,挠挠头说“昨天没睡好,现在脑子一片空白”这种话,真是傻透了。

老师说的没错。为什么我就是做不到呢?不想以后过着高度紧张的天天跑场翻译的生活,不不我可能还过不上呢,笑。

我是个懒人。懒散惯了,嘴上说着努力,真正做到的又有多少呢?脑子里想的还是怎么样才能偷懒?想当老师也是冲着寒暑假去的,这样下去好吗?

也许还会变成父母的负担成为一个无业游民?想想就害怕。我会成为那么无能的人么?

有爱,自强,宅下去这个目标情何以堪?

问老师想到大学老师怎么办?虽然知道答案可还是硬着头皮问了。

“那就一定得考研了。”
原来只是想考考看,输了也没关系,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已经变得输不起了么?

“我底子不好也可以么……?”
“不能这么说啊,功夫不负有心人嘛。”

功夫不负有心人么?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不敢相信自己能狠心读书。

即使考完了一级又怎样?恍恍惚惚,无所事事,惴惴不安。

不吐不快

恐怕这是今年最累的一次出行(无力死相脸)
大中午啃着玉米干粮出发,晚上八点半左右才从南大回来。谁信我们只是为了拿准考证啊(哀伤)

幸亏把装照片的袋子都拿去了,否则一句“只收彩片”就要把我打回师大了T T然则,我那唯一的彩片奇丑无比=皿=(可恶的身份证照从来就没照出我的人形!)怀疑着南大的老师会说“你不是本人吧”,幸好没有出现这种情况OTZ

最意料不到的是,之前拜托小水的同学定好的十二月六号的房间,竟然被老板取消了!明明提前那么多天竟然还说让给了什么什么去年就定下房间的人,鬼啊那还收定金啊混蛋!

一副“你们快点去找别的旅馆吧,我们可不管你们(的死活)”的嘴脸,够了!此初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于是之后就出现了电视剧里面经常出现的画面:几个流落他乡的学生跑遍街边的旅馆,不是被拒绝说没有房子(有也不让我们住T T),就是房价特贵听得我们一帮穷学生脸色煞白OTZ


当跑到腿都要断的时候,终于找到了家还算满意的旅店。(在此衷心感谢周同学钟同学等人TAT感谢你们的推荐!)

于是六个人住三间房,没有独立卫生间,床应该够睡两个人,还挺干净,价钱是35块。推荐以后有同学想到南大附近住的话,可以选择这家“凯峰招待所”~

算是见识到南大“堕落一条街”的一貌了。据说这里每逢黄金周或者日语考试,房价都会翻一番以上。靠都是学生来考试的拜托你们这些开店的老板心不要太好不好!你们的子女要是去外地考试或是干别的什么的,碰到这样的店你们就不心疼?!

那什么丝毫信用都无的“真情旅馆”(连名字都这么恶俗= =),大家千万不要去!

搞定房子的一行人,都累的不行了……于是大家决定先吃个饭再回去。
P韩国QQ面!超级难吃=皿=吃得我现在肚子还在翻腾T T还很饿……

回去的第一躺公车上,一开始大家都没位子。后来慢慢地基本都坐上了,可怜的桃子还孤零零地在随公车摇摆中,我们朝她招手要她过来说话解闷,她费劲地摇晃着(穿着白色毛线的有点肥肥的)身体朝我们的方向晃悠着走来,瞬间觉得宛如宝宝一般的桃子非常非常萌!!=W=+
不过她失败了,于是还是决定站在原地随车子荡漾……

……怎么办好萌啊!哈哈哈……




打小就喜欢与人争辩,一副不说服对方誓不罢休的气势。虽然现在人老了,这样的激情也消退了不少,可是我知道我的争斗心远没有消失。妈妈啊我犯了佛法的大忌OTZ

各人生存方式和价值观不一样,必然导致各种冲突和摩擦,即使是交情好的朋友也不例外。我坚持我的看法,对方坚持对方的想法,相持不下,谁也无法说服谁,这种情形也是屡见不鲜的。自以为自己的想法坚不可摧,让人信服,结果原来大家都是这样想的XD其实我早已经不指望能说服别人,只是心里不吐不快。

写给某人的东西——
关于钱这个东西,我们谁都不能否认它的重要性和对它的爱。然而认定能够出国或者到处跑或者出COS出的多又好的人就是有钱人,甚至说起的时候还一股酸溜溜的感觉,也太过主观臆断了和那啥了吧。且不说那些东西是不是衡量一个人有钱没钱的标准,人家有钱是人家的事,犯得着这样么?

是,你爱钱,我们也爱钱。你爱钱之深,甚至急了的时候可以为之不顾一切。鼓掌,很诚实,至少比表面上故作清高,心里营营苟苟的人好的多。可是钱真的值得你为之不顾一切么?好,评判的标准不一样,先不说值得不值得,让我们来假设一下:你怎知自己以后不会成为有钱人呢?你所谓的有钱是多有钱?富甲一方?也不至于吧。逍遥自在?这和有钱有直接关系么?我只是想说,一个人安身立命所需要的钱不是庞大到不顾一切才能追求地到吧?

再者,我也不相信你会沦落到为了钱不顾一切不择手段的境地。就算你沦落至此,不还有我们这群朋友么?好歹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身为知识分子(笑),可能将来的你还会是个老师,怎么可以连必要的自尊都没有呢?哦你也许会觉得自尊算个P,那咱就不说这个。

你还说扶贫没钱的话扶个X啊。对没错,但这就意味着没钱的人就扶不了贫了?我不认为是这样。拿我爹地来说,她只是个学生,一个高中生,去做义工,发挥着自己的力量,这和有钱没钱有关系吗?好吧,义工和扶贫不一样。但同样存在着用

自己的知识或者其他什么来为穷人做实事的人,这怎么就不叫扶贫而只是什么精神上的扶贫了?

扶贫扶贫,关键不是给穷人多少钱,而是教会他们怎么去赚钱,学习知识学习技能,自力更生才是最根本的,不是么?

啊对了还有某人说过什么CS做过那么多COS,真讨厌啊真有钱啊之类的话,记得当时听到的时候就冷笑一声。不了解人家的事最好不要乱说。据我所知,CS实习的工作只有六百,交房租就得交掉三分之二(成都房价很高啊),剩下的钱算有钱人么?想想我们自己的生活费多少,恐怕N多比他们有钱的钱人呢,笑。他们之所以能出那么多,还是靠自己省,用自己的爱和灵巧的手做出来的。自己做不到的事就说是因为没钱,别人做的到就说他们死有钱,这种行为未免可笑。

想到原子博上写的,关于有人以为NKNL的各位也是很有钱的人。他们又怎能知道人家那些美好强大的COS背后是怎么辛苦的兼职工作的?不要用一句“还不是因为有钱”这种话来否定别人的爱和努力啊。

说了这么多,可能会惹一些人生气。我也不是说自己有多崇高多纯洁,我只是对不说出自己的想法或说了一半就被掐掉感到不爽罢了。谁人不爱钱?我只是坚信着快乐不是钱带来的,有钱也并不意味着能满足你我。至少我是这样的,还是说这样就能满足你们?

团子说“你要想开点”,言下之意是叫我不要理睬,要习惯这些,毕竟人各有志。只是我这人从小到大都是不吐不快,嘛,恐怕这不是件好事。

今次写的东西有点尖锐……
如有得罪,请多包涵。
说这些的同时,我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如果伤害了你们,抱歉,鞠躬。
プロフィール

二少

Author:二少
★ ★ ★

……嗯……大家一起加油。


正在加载




★ ★ ★

ブロとも一覧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