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  *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得瑟过了头就很糟糕

翻译课老师布置了一首俳句让我们翻……因为最近在读李白的诗选,不知不觉竟然得瑟起来了,以至将那首俳句翻成了九流七言诗……

原文是——門川のかそけき音や桜餅     しばらく香りをたべて桜餅     風船の子の手離れて一目散      なみを打つおびれにちから桜鯛           初蝶や水あかりして草の先

俺的译文——门川(有说是地名,也有说是河名)细声杳渺去,樱饼(即用樱花叶子包裹的饼)清香渐飘散,小儿稚手气球脱,摇尾拍浪珠斑鱼,幼蝶栖草波光粼。

……根本就没有压韵,也没什么章法,总之就不知怎么折腾出这么个东西来……

结果竟然被老师夸奖了=-=班上同学还鼓掌?!

……太糟糕了,最糟糕了的是极少被老师夸奖的我竟然有点激动,真以为自己翻的不错……悲哀啊啊啊啊,这种东西也值得瑟吗?!


这个故事教导我们,一贯低调的人啊还是披着低调的保护衣比较安全……太丢人了。

前几天外教的作业是写芥川龙之介《蜘蛛丝》的续篇,老师要求要写的有趣……可是我怎么写不出有趣的续篇来……纯粹是想到什么写什么,心情非常惴惴不安。

那天上台念续篇时,老师竟然微笑着说我虽然有些单词念错了(万箭穿心中),但发音很清楚明朗,非常易懂……

一直被人说发音奇怪的某卡瞬间以45度仰角,流泪。[想像图]

感谢外教!!我再也不叫你老头子了!(假的)


……我真是个糟糕的家伙,被赞扬了几句就H成这样,失态太失态了啊……

 


 



以上……难得的生活小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笑复一歌,不知夕景昏

占个位子,洗澡回来聊~╮(╯▽╰)╭


终于从充满肉欲的澡堂回来了╮(╯▽╰)╭坐下来慢慢说。

 

本来今天依旧没有更新的动力,可是在看到连【那谁】都更新了的事实后,我想我也该好好更新一下了。果然我这人就是精神过剩,饭否虽好玩,但我终归还是要回到废柴兔啊。

 

 

1、list这个东西嘛

 

看看我这个月的书单——

 

《李白诗选》【才进行三分之一左右,题目就是取自太白诗】

 

《李白的身世、婚姻与家庭》【这个嘛,翻有用的地方看就可以了】

 

《侠客史》【没想到真被我借着了哈哈哈!毕业论文资料有着落了O(∩_∩)O!相当有意思!】

 

《丑陋的日本人》【完,反日情绪高涨= =】

 

《围城》【真、真好看TVT】

 

《罪与罚》【哈我看下去了!快恭喜我!】

 

《大地之灯》【准备中】

 

《王小洋短篇集-蓝色少年路》【完,小洋同学你真赞!】

 

《高桥留美子短篇集-红色花束》【完,……高桥阿姨美!】

 

这么看来也不是很多嘛!?

书评的话,看完了再来总结,摩拳擦掌。

 

另外,整理文件时看到当初《笑傲江湖》的摘抄,再次感慨,我真是从骨子里爱着侠啊。

 

2、漫漫投稿路,何处是归途?


事情得从某个星期一和瞳一起拍ennis那天说起。在公车上听红莲时突然收到许愿草编辑将妮的短信……当时很莫名,后来才想起来我曾经无聊地把“风行”投给他们杂志……!于是瞬间激动地摇晃瞳,心里痴心妄想——难道、难道我要变成写手了?!

 

可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将妮找我是因为看了“风行”觉得文笔不错,可他们杂志不收长篇(三万都不到叫什么长篇啊抠鼻),于是问我有没有短篇可以投的,譬如——校园言情什么的orz

 

于是我莫名地成了言情写手预备役(╯﹏╰)b当时正在写一篇以光仔为原型的小说,在将妮的鼓励下我竟然一天就完成了|||虽说当时是因为梦见了光仔,梦的内容还挺有意思,所以才提笔写下来,可是写完一看,哪还有光仔的影子啊otz

 

投过去后的结果就是历经十五天后得到一个“失败”的头衔。将妮说我的文情节太散……

 

但就在等待的十五天中,我还曾在花雨原创文库投稿过,当然依旧被批得体无完肤,可是邮箱里却又多了封编辑的来信,叫我联系她……上Q一聊,对方竟然说本来想让我的文做VIP,可惜长度不够,于是问我的长篇……而我唯一的长篇自然是风行了,可当时我又想起我把风行投另一个杂志了……(人不爱好太贪心啊)于是我忍过审稿期把风行投到了花雨……

 

……你问我结果?哈哈,如果风行被选上了,我还会取以上那个名字吗(⊙_⊙)?我早就得瑟开了吧哈哈!

 

花雨回答:风格与本杂志不符合,抱歉。
不过他们却夸风行文笔顶好,太……太假了吧。


花雨编辑单梨叫我再投言情……所以说我到底怎么变成言情写手预备役的啊啊啊?!

 

……于是我又投了……结果是……风格不符……

撞墙……


 

如果要从我第一次投稿算起,那要追溯到高四新概念比赛……亏我当时年轻气盛,竟然还敢去参加那样高级别的比赛,失败也是必然的。之后断断续续投过不少,自然从没有成功过。

 

可是之前的退稿,都只是稍微评价或鼓励一下我就完事了,我从没有和编辑正面交流过。这回,也许是自己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接触编辑,可以有希望触碰到做了这么久的写手梦……

 

桃子说觉得我这样有点不务正业,在备考的时间却花费心血去写东西——我知道她说的对,我也曾思考过,为什么我要这样拼命地投稿?用大花的话来说,我这样短时间里写这么多文,根本不可能得到提高,其实我当然明白这样是无法提高的,可还是想要去试。

 

你们说应该停下来好好思考,我难道不曾思考过吗?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篇说如何成为一个成功的写手的文章,作者说光靠看征稿函,就以为自己写的东西会被接受,这样未免太天真……而那个作者也是经历过无数次失败,摸索着各种杂志需要的风格,然后训练自己写出适合的风格的文。

 

洗澡的时候想到这个文,我问自己,是否愿意为此做这样的努力?或者愿意放弃这条路?

 

“我不想放弃,我还想写,写到自己不能写,写不出来的时候再停止。”

 

——这就是我的回答。

 

我并不十分待见言情,也知道言情受到周围朋友们的鄙视,可还是写了言情……丘大说第一次就拿出过于自我的东西,编辑不会喜欢,大众也无法接受,首先要做的是打开市场。我深以为是。

 

不管是牛说的,还是大花说的,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我当然不愿意自我重复,无法进步,所以才会为自己制定了长长的书单。我不想被你们看不起。一个人的才气多半来自天生,而我自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突出的才气,学识、审美情趣、掌握情节的笔力,这些东西又该怎样获得和提高?我并不十分清楚,只是在提起笔的那一刻,我的内心充满了憧憬和幸福。

 

这个世界不是努力了就会有回报。所以我对自己能否凭自己的力量提高写作水准,深表怀疑。

 

然而我还是不想放下笔。不想失去写作的快乐。

 

补课

 

总是有一堆堆的东西要补,喜欢关掉电脑,静静地在书桌前看书的时光。很多人都说现在读书太功利性,都够怡然自得,只为兴趣而读的时候少之又少。——我很庆幸自己读书依然很快乐,虽然有时也的确带着某种目的,不过更多的时候只是为了内心的需要。

 

最近的更新很没诚意哈哈,因为近来有些许混乱,说不清是什么,但是总的来说感觉并不坏。那么先来说说最近补了什么好了。


1、《天以后》(村上春树著)

之前桃子就有问过我要不要看,默默地留了个心眼。最近终于把书看完了。

 

村上的作品,之前只看过《挪威的森林》,初中时候读的,如今留下的回忆很难说有多深刻,所以我不敢说自己对村上的书能领会到什么样的程度。

 

而《天以后》这部据我所知是村上比较近的小说。没看过他更多的作品,所以也不存在与之前相比如何如何的情况。

 

村上的文笔非常流畅,这是当然的,其一是他本人文笔好,另外也是林少华先生翻译的妙。自从学了日语以后,就对这些翻译的前辈们产生了敬意和特别的关注,不过这就是题外话了……

 

女主角玛丽是个让人喜欢的角色。生活在姐姐的光环下,抱着想要姐姐更要好的心情,可是却仍不知所措。慕着姐姐,却不知姐姐反而更慕她。两个人流着相同的血液,心灵却彼此隔离,即使她们都想靠近彼此。

 

姐姐陷入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沉睡中,似要以这沉睡逃避着不可见的暴力伤害,以这沉睡保护自己,伤口却在流着看不见的血。
我们无从得知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在村上流畅的笔触下构建的虚幻空间里,姐姐的经历让我们迷惘。

 

而另一边现实中的妹妹离开家独自在暗的街道停留,遇见了一些人一些事。她同情那个中国女子,帮助她,她说她希望能和那个中国女子交朋友,她能感觉到那个中国女子身上的痛苦,仿佛那痛苦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可是她明白她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同时她也忽然想起自己和姐姐已经很久没有像姐妹那样相处了,想起她们唯一一次心灵相通的时候,她忽然非常想回家看到姐姐,即使姐姐仍在沉睡。

 

那个中国女子,受到显见的暴力伤害,而另一边姐姐在虚幻的世界里也承受着某种不可知的伤害。我如此愚钝,至今仍不不清楚姐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笼罩在光环下的美丽姐姐,心里却是异常空虚、无助。她曾抱着害怕地颤抖的妹妹,在坏掉的电梯里不断地说别怕,我在这,会好的之类的话,虽然心里也怕的要死,可是却坚定了保护妹妹的决心——可是自那以后两个人却渐行渐远。

 

合上书,心中一片混沌。代表恶的白川之后会怎样?这个看似普通的男人体内却流着另一种不同与杀人放火的邪恶的血,一种看似无害实则更可怕的恶,令人不寒而栗。还有姐姐,她到底怎么了?那个重复着“你以为你做的很巧妙,其实我们都看见了,你逃不掉的”的中国男子虽然也是一种恶,但我倒希望他对白川以恶制恶下=,。=

 

村上自如地在现实空间和虚拟世界来回穿梭。起初我还没反应过来(愚钝啊),后来觉得这种写法真是高明。要我从什么专业的角度讲他的写法、书的结构啊,里面表达的精神内核什么的,我做不到……这是部需要不断思考的小说,需要不断地叩问自己。

 


这个世界在很多不为人知的角落,也正发生着那种隐藏的、看不见的恶。那些如白川那样看似平常,其实因社会、家庭等等的种种压力心灵深处发生了扭曲的普通人,很难说将来我们中会没人变成那样……能够守住自己心灵的人,是勇者。

 

2、《西诀》(笛安著)

这是部年轻人写的小说,可是笔法非常老练地道。虽然是郭X明工作室推出的作品,而我本人又十分不待见郭X明,但这并不意味着这部小说就是所谓的80后作家写的什么青春伤痛小说(当然我对那些也相当不待见),可以说这部小说并没有什么如今世面上的某些小说那样的矫情文字,更不是非主流式的无病呻吟,也没有冗长的故意耀自己文笔似的无谓的环境渲染。

 

我一个下午就看完了它。故事非常顺,读起来有一种畅快感。要我三言两语概括的话,那么《西诀》是部好看的小说。虽然我觉得吧,像它封面上有评论说是它部“严肃文学”的话,还是过了点。但它终究有跳出所谓80后作家写出的东西的窠臼,并且不同程度上引起了我内心的共鸣,可以称之为部好小说。

 

当看到一群同学在偌大的公共教室里力挺“我”那个的受尽排挤和磨难但才华横溢的小叔,教室里回荡着“郑——老师——郑——老师——”的喊声时,心中猛地被灌满了一种奇妙的情感……那或许是对自己苍白青春的怀念,或许是对青春的追想和曾经的希冀。

 

 

还有在看到“我”的大伯葬礼后,妹妹南音煮汤圆煮糊了说反正跟大伯痴呆后吃的糊差不多,笑着想叫他来吃时,忽然愣在那,意识到大伯已经不在时……我忽然无法控制地流泪,为什么……是不是我们都以为失去亲人后自己可以很快的坚强起来,可是不经意间才意识到,他们真的不在了……真的即使你回头去寻找也绝对找不到他们……那些曾经的笑脸绝不可能再看到第二次……

 

我明白的,真的,其实我一点也不坚强,我只是不去想,不去想他们的存在已经消失,不去想我回到那些老房子里却闻不到他们的气息,看不到他们的面容……我努力去抑制,努力把眼泪逼回去,因为我早就过了放声大哭的年纪。

 

还有妹妹南音,起初对她无甚好感,渐渐地,越发觉得她那奋不顾身的热烈和七七如此相似,也让我想起珈蓝(大花!?)……之前被端木X抢走她所爱之人时,主角“我”失落地认为,自己这个为爱勇敢的女孩子竟输给了那样懂得技巧的女人,或许这个世界现在都是以技巧取胜,而对那些满腔热血勇往直前的单纯的人投以不屑的态度。

 

然而妹妹终于还是赢回来了,爱和勇气永不败。

 

那么我的珈蓝,你会不会赢呢?

 

或许正是因为是如此的我,所以才会产生那样的共鸣。不去经历的事,的确很难理解。

 
所以我知道其实写小说是件无比困难又无比自讨苦吃的差事,想让人和你共鸣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即使心里不甘心,非常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阅历太少了。虽然被否定这种事也是经常的,不管是被别人还是被自己否定,都不是件愉快的事,可是总要这样摔摔打打才会进步——即使明知这样那样的批评的话都是为自己好,可是内心就是会将它不断放大到吞没自己的程度,以至脱离了批评的初衷。

 

我知道这样不对,也在试着努力让自己变强。所以请给我点时间,让我发泄一下。

 

 

谁和我一起嘛

请注意右侧栏个人介绍下有个叫“风行天下”的东西,哈,没错,就是那个,那是俺的饭否(算是个迷你博客吧)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明明发生了很多事,却不愿更新。搞个饭否,也是为了当迷你博客用,以后有啥简短的想说的话,都会更新在那——

 

饭否实在是个很方便的东西+   +来嘛,哪位朋友和我一起吧~~~

 

团子的FC2/124据点似乎被河蟹了=_=谷歌了一下,查到一些相关资料,据说可能是被大/陆(啊咧为什么这个要避检索)河蟹的,也有说只是废柴兔升级——等等,升级成金刚废柴兔么?

 

于是团子似乎考虑丢掉那个博……坚持了一年的博又要丢掉,这对她来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于是孽缘同学,你还是和我一起饭否吧XD

 

如果WQ同学真的申请外住成功……我也不好劝留什么的,人家自己决定的事,要一个外人指手画脚干什么呢?……WQ要走了,团子就会搬过来,这……这这……孽缘又进一步加深了+V+莫名地有点兴奋(?)相信我,我也希望WQ留下来,可是人家不愿意我能有什么办法……

 

罢,随你们去了。

 

PS:眼睛好痛,昨天几乎把写过的文都看过了一遍,惊喜地发现给牛的贺文写的还不错(虽然没写完)……于是投稿再接再厉= _=

 

プロフィール

二少

Author:二少
★ ★ ★

……嗯……大家一起加油。


正在加载




★ ★ ★

ブロとも一覧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