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  *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又见近况

不知为何,这几天每天都睡到日上竿头却仍是疲惫不堪,明明睡了那么久,起床却异常困难, 仿佛可以一直睡到2012=_,=谁能告诉我怎样提高睡眠质量啊OTZ


1、(哦哟许久不见的分段式日志)《给青年诗人的信》

初看这本书还是年初的事情,当时看是迷茫并感慨着,作者诗人里尔克所讲的每一句话几乎都可以贴在墙头每日膜拜……也因作者的强大,许多文字不免晦涩难懂,而我也因此看得断断续续。直到从无锡回来,终于看完了这本书,不由再度被里尔克深深折服。


“爱的要义并不是什么倾心、献身、与第二者结合(那该是怎样的一个结合呢?如果是一种不明了、无所成就、不关重要的结合?),它对于个人是一种崇高的动力,去成熟,在身内有所完成,去完成一个世界,是为了另一个人完成一个自己的世界,这对于他是一个巨大的、不让步的要求,要把他选择出来,向广远召唤。”

“没有一种体验是过于渺小的……”

“真实的运命比起这些暂时的忧郁使人更多地担受痛苦,但也给人以更多的机会走向伟大,更大的勇气向着永恒。”

“不要向他们(父母)问计,也不要计较了解,但要相信那种为你保存下来像是一份遗产似的爱,你要信任在这爱中自有力量存在,自有一种幸福,无须脱离这个幸福才能扩大你的世界。”


“也许最恐怖的事物在最深处是无助的,向我们要求救助。”

…………

里尔克的世界,沉静,温柔,理智,却又充满关怀年轻人的热情。那个能和他通信的人,是何其幸福啊,因为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有这样一位智者在你身旁指点迷津,鼓励你,安慰你……多么幸运。


2、那时我从湘寝室出来去扔垃圾,看见室友水姑娘正走向寝室,她没有看见我,然后我们俩背对背走向不同的方向,当时一句话突然蹦在我眼前:“而后他们就此转身,分道扬镳。”一阵窃喜,觉得这句话相当适合放在小说里,谁知道没过几天,水姑娘真的“就此转身”,踏上了去东莞的路OTZ

于是名为N253的某寝室,至此就真的只剩我一个了。

于是没有了水姑娘方便我上来开的小台灯。

也没有了相依为命的感觉,没有半开玩笑的“你怎么跑去湘那了?!你应该和我相依为命的嘛……”

没有了两个人在暗中的卧谈,没有了我刚讲完最后一句话,就传来水姑娘均的呼吸声。

没有了清晨还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水姑娘的一声“我走了哦”。

没有了水姑娘总是“得!”的口头禅,没有了她与男友总是超过十二点的电话。

……丫的,连住隔壁欧阳马上都要走……

然而离开并不意味着道不同不相为谋,有时在的人反而和你分道扬镳了呢,笑。

3、颈椎又开始疼了,丫的,我爹睡了那么多年破床都抵不过我用电脑的这几年,我的颈椎比他的都不如T T电脑你个红颜祸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首次正式面试,失败但感谢

接到面试电话的时候,我还在被窝里……电话文员?呃……我的确投过,当时脑子坏了(喂!),不过抱着“反正没面试过,当体验去也好”的想法,我还是去了。

找不到爱帮网介绍的公车,我只好先坐车到清扬路,公司位于这条路的333号,哎呀妈呀可走死我了……雨又大,温度又低,我都想放弃了,可是一想到好不容易接到面试通知还走了这么久,一走了之不但没信用还很浪费我的努力,于是我还是坚持到了那。

接待我的是一个有点胖,说话很温柔,长的很面善的姐姐。她竟然说我很有亲和力(内牛满面),还说我长得像她一个同学(原来是指这个亲和力么?),顺便向我介绍了一下他们公司的业务内容。原来那是家有关类似信用卡的一种消费卡的公司(是的……我才知道),我瞬间明白了所谓的电话文员是指……推销卡啊= =我很不厚道地想起了我那不堪回首的联通记忆……正当我开始想怎么推脱掉这个工作时,其中一个女老板带着中央银行的客户进来了。女老板很能侃,说话也挺好听,不过听他们的谈话内容,我有种在看电视剧的感觉……

“哦吼吼……我是我们银行年纪最大的剩男~”
“什么时候我们来开个联谊会,你们那剩男多,我们这剩女多。”

…………

真是看不出来,那个自称剩男的大叔竟然是个80后……女老板也是个80后~后来我被接待姐姐引到另一间办公室,这时我终于决定和盘托出我的想法——我并不是个适合干销售的人,而这家公司所干的业务离我的职业目标实在有些远。同时,这间办公室的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大家七嘴八舌地讲了许多。

接待姐姐劝我不要急着走,既然来了为何不和老板谈谈。她说她曾经在一本日文杂志干过,据那杂志调查,无锡的日本人最多的时候也就三千人,如今金融危机什么的,人就更少了,所以想单凭日语在这找到工作实在难。她还说,和她谈不会有什么,但和老板谈就不一样了。

我有点好奇,这个姐姐已经能言善道了,这的老板又会是怎样的呢?

终于,张总出现了,也很年轻竟然。他先看了我的简历,然后叫我口头自我简绍一番,于是我就蹩脚地自我介绍了……(为什么中文都那么蹩脚!我是个害羞的人!!)张总微笑着直言不讳,他指出我口头表达能力不行的缺点,并准确地推断出我在联通的惨痛经历……

张总:其实照你这份简历,工作应该不难找。

俺:(惊)……但是在无锡难找。

张总:无锡是个生产性城市,不适合你。这里都是招技术型人才,我们公司去招聘的时候,看到那些招生产线工人的公司前面排老长的队,而我们的公司却一个人都没有!这在上海是不可能出现的!像你这样,目标并不是销售,如果做了会很痛苦。

俺(点头……)

张总:从学生到社会人,这种转变就很痛苦。

俺(点头点头……):可是如果去上海那样的大城市,竞争那么激烈,日语比我强的人大有人在……

张总:强?强怕什么?!上海也是个工厂,它生产的不是商品是人,需要大量廉价劳动力(原来我如此廉价T T),像你刚才学校出来,不经历个两三年的辛苦怎么可能熬出头?

俺(点头点头点头……)

张总:所以你去杭州都比待在无锡强,那是个文化城市。所以我只能祝福你在别的城市找到喜欢的工作!

俺(差点热泪盈眶):谢谢……

张总:不用谢,我也是这么过来的。

虽然张总讲的有些事情我其实早已知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被他,被一个身为过来人的80后讲出来,我就觉得豁然开朗。


这里不适合我。我下定了离开这里的决心。同时也有了信心,有信心去吃苦去奋斗,只要那是一份我喜欢的,一份由发展空间的工作。——也许我缺少的就是一个点醒我的陌生人。


可是爸爸却催我回去考教师资格证T T



丫的,又shi了

到头来大家一个个都要走么……虽然明知聚散只是一瞬的事,也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努力在写的东西也因为心情的缘故停滞不前,我不知道未来的自己在哪,未来的自己从事怎样的工作,未来的自己拥有怎样的才华,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惶恐。

刹那眼圈有点红,镜中的自己扁着个嘴很难看,我发狠地对自己说“凭什么哭!”明明很懦弱可是必须逼 自己勇敢起来,否则永远也成不了成熟的大人。害怕被人说“你怎么又……”,我也不想“又”怎样啊, 可是不是我不想它就不会发生。怀揣着奇怪的偶尔的自信和微妙的常有的自卑,这样的我,能往哪走,能走到什么地步呢?好想知道。

被Souji那个即使饿晕过去,也要每天喊加油,努力画画的故事感动得一塌糊涂,反观自己……爸爸说虽然不明白我在想什么,却相信着这样的自己,这更让我不知所措,丢人的哭得稀里哗啦。是的,泪水解决不了什么 ,现实也不会管你怎么徘徊,怎么心累,它只是一往无前地奔跑着,得上的人才是成功的人。

低谷什么的是暂时的,可是我似乎沉在谷底太久了……对不起,又在吐苦水又在语无伦次,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感觉很耻却还是想说请让我发泄一下……


生日前能改变现状吗?我期待着。

据说双鱼座的人今年会有脱胎换骨的变化和进步。

PS:《龙马传》看个片头就被煽得不行,那个时代的东西总是很容易触动我。
プロフィール

二少

Author:二少
★ ★ ★

……嗯……大家一起加油。


正在加载




★ ★ ★

ブロとも一覧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